【聚焦两会期货提案】国家能源安全、原油期货市场建设

政协委员李永林:建议深化上海原油期货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中石化天津分公司党委书记李永林在2020年“两会”的提案中建议,上海原油期货有待进一步丰富交割仓储、优化交割制度,同时多渠道提高市场活跃度、增加市场参与主体。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第二大原油消费国。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频繁剧烈波动,给中国石油石化行业带来了巨大风险。因此,需深化上海原油期货建设,完善交易规则、构建交易体系、丰富交易品种,进一步提高中国在全球原油贸易中的定价权和影响力。

上海原油期货自2018年3月26日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上期所)上市。2020年3月以来,上海原油期货多个近月合约交易活跃,成交量和持仓量不断放大。上期所方面负责人透露,近期上海原油期货成交日均水平在30余万手,这相当于英国布伦特(Brent)原油期货成交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其中5月19日,上海原油期货成交量最高达到49.48万手。

李永林建议,要优化上海原油期货的交割仓储,如进一步丰富交割仓库布点、稳步扩充交割仓库库容,研究集团贸易商厂库交割制度,以保障原油期货市场平稳运行,增强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此外,李永林还建议,应“多管齐下”优化上海原油期货的交易管理,增加市场参与度与活跃度。其一,进一步简化开户流程、降低交易门槛;其二,扩大境外白名单,加强原油期货期转现和交割外汇管理,有效规避外汇风险,吸引更多的国际市场参与者;其三,制定并发布原油指数,推出指数ETF,提高市场标杆度和透明度,以进一步扩大市场容量,丰富市场参与主体。

李永林还建议优化上海原油期货的交易品种,包括增加场外原油期货交易品种,增加石脑油、汽柴油等场内多品种期货,同时适当增加期权交易品种,以逐步构建多层次的金融衍生品交易体系,为生产企业和贸易商提供全产业链套保平台。

为提升市场流动性,李永林还建议借鉴英国布伦特和北美WTI原油期货,形成连续交易时间,每天交易连续时长在20小时以上,增加与海外市场交易时间的重合度。以此避免在波动浮度差异较大时,出现跨市场敞口风险及市场暴涨暴跌。

(摘自《财新网》,记者 罗国平)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化洛阳分公司总经理江寿林建议通过套保等提高原油储备能力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原油和天然气价格均出现大幅波动,国家能源安全问题备受关注。全国两会期间,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纷纷针对加大力度建设国家石油、天然气储备设施提出了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化洛阳分公司总经理江寿林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利用国家储备、商业储备、大型油轮、炼厂库容等设施,通过远期合同、套期保值、订购现货等方式在相对较低的价格上扩大进口,提高进口原油的储备能力。二是继续扩大在石油储备、管输等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加快推进已规划国内石油储备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采取措施调动大型企业、民间资本的积极性,鼓励“储油于商”,提高储备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效率,把握战略主动性。三是拓宽战略石油储备体系范畴,重视加强石油和天然气(LNG)应急储备建设,合理开展内陆石油、天然气(LNG)应急储备布点,建立国家、区域及企业等多层级的应急能源储备机制,应对重大公共危机期间的能源市场波动,发挥储备对能源市场的调节平抑作用,保障特殊时期能源供给。

对于人大代表通过套期保值等方式在相对较低的价格上扩大进口、提高进口原油的储备能力的建议,市场人士认为,运用期货及衍生品工具来扩大进口,对提高我国原油储备,保障我国能源供给,应对原油价格波动是非常有利的。

中国国际期货高级研究员张庆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运用期货及衍生品工具可以建立虚拟原油库存,大幅降低原油储存成本,对降低用油成本和国家经济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同时,运用期货及衍生品工具自身特有的价格发现功能和杠杆功能,还可以在平抑原油价格波动方面发挥重大作用,有效减少油价剧烈波动对整个石油产业链的冲击,维护国家能源安全。

“期货等衍生工具在原油进口贸易中的应用比较广泛,原油期货价格本身也是现货贸易中最常使用的定价基准。低油价时可以通过买入远期期货合约提前锁定采购成本,规避后期价格上涨的风险,将远期采购计划提前通过衍生品进行布局以达到成本优化的效果。”国投安信期货原油研究员李云旭说,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发酵以及产油国增减产政策的突变使得油价波动更加剧烈,进口方可以结合实货头寸通过期货及衍生品达到对在途货物套期保值、锁定贸易利润等效果。

(转自《期货日报》,记者 杨美)

薛光林委员:建议加大力度建设国家石油、天然气储备设施

由于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的巨大冲击波,国际原油和天然气价格一路走低,原油期货一度出现史无前例的负油价。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民营石油集团光汇石油创始人薛光林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交《关于加大力度建设国家石油、天然气储备设施的提案》,建议我国应抓住低油价、低气价的窗口“抄底”,“在国家推进‘新基建’的进程中,非常有必要加大力度建设国家石油、天然气储备设施。”

薛光林委员称,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油气进口量逐年加大,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2019年,我国石油进口量为5.06亿吨,对外依存度高达72%。天然气进口量为1322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达 43%。同时,中国又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天然气消费国,2019年国内原油消费量达6.96亿吨、天然气消费量达3067亿立方米。“如果国际上出现供应短缺以及特殊事件(如局面地区战争冲突),敌对势力或国际竞争对手会对我国能源供应造成影响。”

他表示,中国已建成舟山、舟山扩建、镇海、大连、黄岛、独山子、兰州、天津及黄岛等9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但目前的石油储备只够40天的消耗。国际能源署对成员国的要求是,石油储备规模至少达到上一年90天石油净进口量水平。“美国、日本、德国、法国等已经超过该标准,而我国现有储备设施规模却存在较大差距,凸显储备设施捉襟见肘的严重问题。”与国家石油战略储备基地相比,我国对天然气储备的规划起步更晚。今年,在天然气价格暴跌超过60%的大背景下,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等五部门在4月联合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天然气储备能力建设的实施意见》,旨在进一步加快推进储气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天然气储备能力。

薛光林认为,应抓紧一切时间建设油气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设施,并将其纳入“新基建”范畴,战略储备服务于国家能源安全,商业储备则用于平衡国际油价,节省国家的外汇支出。

他建议,由国家出资建设油气战略储备库,以地面油库和地下岩洞相结合,储备不低于国家3个月用量的油气。与地面油库相比,地下岩洞储罐埋于地下,油气散失量小、抗震能力强,不易破坏,能够抵御包括战争冲突等风险,管理更安全、更可靠。为了满足国家战略需求,要将国家战略储备放在国家能源安全的高度上。

与此同时,由企业和民间资本投资建设商业储备库,国家利用市场手段给予合理的价格租用。只要符合国家油气战略储备要求的民间储油设施,均可由国家租用。由此既可以节省国家大量投资固定资产的资金,又能积极推进社会资本和企业参与商业储备库的建设,有效迅速提升我国油气的储备能力。“商业储备可在低油价时大量囤油,在油价涨回高位后再销售至国际市场,赚取价差、平衡国际油价,降低我国购买油气的成本,节省国家外汇支出。”

薛光林建议,由国家出资设专项能源基金,用于投资油气储备设施建设,为商业储备购买油气资源提供资本支持。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在海外收购优质油气资源,也都能获得强有力的资本金支持,以帮助国家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的建设,完成市场化运作,保障国家能源供应安全。

文 / 998外汇网 2020/05/28

上一篇:大咖云集线上课,助力湖北出实招——中国期货业协会、湖北省证券期货业协会联合开展“企业文化与团队建设”教练型网络直播培训(
下一篇:钟亿金论金:钟亿金:黄金原油外汇期货点评!5.27美原油黄金最新价格走势

友情链接: 明星绯闻网  劳动仲裁网  洛阳机械  恩施青年网  诺达软件  洛鹏律所  中世普为生物  希力药业  探球网  医度网  LG博客  故事窝  游戏资讯网